1. 人网首页
    2. 武冈文学
    3. 都梁风
    4. 新聊斋之竹灵(下) (原创小说)

    新聊斋之竹灵(下) (原创小说)

    作者:大海34 时间:2019/3/6 12:28:57 649人参与 3 评论

    黄三助竹灵一家逃过大难,自此,风平浪静。竹魁时常到黄三处研讨剑法,黄三也时常去大宅院处喝酒,舞剑,听琴。

    黄三仍以医治病人为生,医治费用,任病人付,碰上困难的,分文不收。远近乡邻,口碑皆佳。竹灵每日上山採药,黄三凭技治病救人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  谁料却惹恼了一人,谁?村长也。村长姓朱,以为黄三医治病人,收入颇丰,却不见孝敬自己半个铜板,便说黄三非法行?#21073;?#35831;来县里药监局的人前来封门。

    黄三理论他们不过,只得愤愤地让他们封了门,乡邻前来看病不成,也纷纷为其抱?#40644;健?/p>

    又有好事者告知朱村长,说黄三家每晚都?#20449;说?#35828;话声,白天又不见女人身影,其中必有奚巧。

    朱村长闻言,心中一动,想黄三在外闯荡数十年,回村后,常神出鬼没,犹其那一碗强?#20102;?#35753;人觉得太邪门。又想起远近传闻,说黄三得了奇术异法,常有神人相助,更觉黄三诡异。

    朱村长决定探个究竟,便请了一道长,让他去探查探查。

    道长奉命,一日天晚,?#37027;?#26469;到黄三家门前,贴窗,闻得屋内确?#20449;?#20154;之声。借缝隙一看,只见一妙龄女郎,身着古服,长袖轻舞,罗裙曼飘,云鬓高挽,双靥含?#28023;?#27491;在和黄三卿卿我我,恩爱一秀。

    道长定睛一看,只见竹灵一团雾气绕身,似人非人,似妖非妖,虽不辨其身世,妖无疑也。

    念及此,口中大喝:"何方妖孽,在此作祟",一脚踹开房门,一个风火雷打出,拂尘随即拂向竹灵。

    黄三,竹灵闻声大惊,见风火雷打来,竹灵吓得瑟瑟发抖,不知如何躲避,黄三忙一指指向风火雷,风火?#33258;誶看?#30495;气的阻力下,偏移方向,落在屋角炸开。紧接着,黄三抄起木剑,一招仙人引路,将道长的拂尘挡开。

    道长一怔,知道遇上了高手,攻势一滞,被黄三的木剑格开拂尘,剑封咽喉。

    "说,你是谁?谁派你来的?"黄三木剑抵在道长的喉上,怒喝。

    在?#30475;?#30495;气?#38590;?#21147;下,道长动弹不得。

    黄三一用劲,道:"再不说,?#22836;?#20102;你。"

    道长负疼,知道无任何胜算,保住性命要紧。忙说:"大侠手下留情,我说,我说。"

    于?#21069;?#26417;村长交待的事说了。

    黄三闻言,怒?#26377;?#20013;生,道:"朱匹夫,先封我家门,后伤?#21307;?#22971;,我与你不共戴天。"

    又对道长说:"今晚之事,你若说出半个字,我要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"

    道长连连说:"不敢,不敢……"

    黄三撤了剑,喝道:"滚吧!"

    道长屁滚尿流逃了出去。

    黄三将惊魂未定的竹灵揽入怀中,安抚道:"三妹,别怕,有?#20197;凇?

    竹灵点点头,说:"有大哥护着,?#20063;?#24597;。"

    想起近来发生的事,黄三恨恨地说"朱匹夫欺人太甚,这狗官,不知贪了村民多少钱财,若抓了他的证据,定要他去牢里坐上二,三年。"

    竹灵闻此言,眼睛扑闪扑闪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  话说朱村长要道长走一遭,却迟迟不见道长回音,二三天过去了,还是杳无音讯,知道此事办砸了,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,不免心中又急又恨。

    这天深夜,一家入睡,忽一阵阵响动声,从楼上传来,朱村长惊醒,忙持手电?#19979;?#23519;看,没见什么东西,复入睡,又响动,心不安,担心楼上大箱子里的东西,遂又?#19979;ィ?#25171;开一大箱,只见里面的东西完整地在那里,放下心来,又去睡了。

    天明时分,只听得屋外面人声吵吵嚷嚷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忙起床开门来到屋外,一看,傻眼了,只见一沓沓人民币摆在自家门口,一本蓝皮流水帐本置在钱上。

    "这不是我的帐本和钱吗?"朱村长大惊,这些钱都是从扶贫款,?#20173;?#27454;,修?#25151;?#20013;克扣下来的,足有一百多万,那本账本上正记载了每笔款的出处。

    朱村长头冒冷汗,正要喝住众人,拿回账本,一辆警车己呼啸而至,下来几个警察,问了?#25163;諶说那?#20917;,众人指了指钞?#20445;?#21448;指了指朱村长,警察明白了,上前将钞?#20445;?#36134;本全部搬上?#25285;?#21448;来到朱村长跟前说你跟我们走一趟。

    警?#33633;?#36208;了朱村长,村民一片欢呼。

    黄三知道了此事,大?#23433;?#22825;有眼,报应到了。竹灵含笑不语。那晚,正是她用打草惊蛇之计,引朱村长出动,又引其暴露钱财之所,而后将所?#24615;?#27454;,账本叼到门外,让其东窗事发,帮黄三和村民出了一口恶气。

    因村民的强烈要求,上面终于同意黄三继续行?#21073;?#21482;是在县里学习了半年,领了个临时许可证。

    一天夜晚,忽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,黄三忙开门,只见几个人抬了一小孩进来,说是脚被蛇咬了,人?#26483;裕?#29983;命危险。

    黄三见状,忙施救,划开伤口,放出毒血,但毒已随血向上流动,必须马上服药敷药,一看药柜,蛇药用完了。

    黄三来到后房,对竹灵说:"一小孩中蛇毒,我这里却没蛇药了,如何是好,一条人命啊。"

    竹灵道:"大哥别?#20445;?#25105;对蛇药很熟悉,我即刻去採。"言毕,出门,向深山而去。

    黄三来到前屋,见小孩面色死白,呼吸微弱,毒液已上了大腿,忙运真气,按住大腿根部,?#36139;?#20498;回。

    一少?#37202;?#36890;跪在黄三身前,泣声道:"黄医生,请?#20219;?#20799;一命。"

    黄三道:"快请起,我定要救你儿性命。"

    半个时辰过去,还不见小孩有好转,少妇更急了,随来的几个人也焦躁不安,怀疑黄三能不能治好。

    一阵香风飘然而至,黄三知道竹灵回来了,忙说"有了,有了……",快步来到后屋,只见竹灵手捧草药,手上,?#25104;下巧?#21475;,血汨汨地渗出,不及多想,拿了草药,来到前堂,吩咐一人熬药,自己将一把草药放入口中细细嚼动,随即将?#28010;?#30340;草药敷在小孩的伤口上。

    小孩敷了药,而后又灌下药汤,半个时辰之后,面色慢慢正常,终于睁开双眼,望着哭成泪?#35828;?#22920;妈,微弱地喊了声妈妈。

    "好了,好了,救过来了。"众人欢呼。

    少妇千恩万谢地谢了黄三,随来人抬儿子离

    去。

    黄三关了门,疾步来到后房,只见竹灵?#25104;?#33485;白,神情疲惫,躺在床上,忙问:"三妹,发生了什么事?"

    竹灵倦倦地道:"九死一生,差一点见不着大哥了。"

    原来,竹灵千辛万苦,寻得了蛇药,正要採摘时,一条大蛇直扑而至,大凡有蛇药的地?#21073;?#37117;有毒蛇看护。竹灵与大蛇展开了生死搏斗,那大蛇只有二百多年的修为,终被竹灵打败,丢下草药,悻悻离去,竹灵也身负重伤。

    听罢竹灵的经历,黄三心里一阵疼痛,握住竹灵的手道:"三妹,苦了你了。"

    竹灵弱弱地道:"没事的,大哥,为了你,我做什么都?#25954;狻?说着,坐起身来。

    黄三轻轻地扶着她,让她的身?#21491;?#22312;自己身上。

    竹灵动情地道:"大哥,你对我真好,可我总觉得我们的日子不多了。"

    黄三惊道:"三妹,你怎么有此想法?"

    竹灵幽幽地道:"我也说不清楚,是一种预感,不祥之?#23567;?

    黄三?#21442;?#36947;:"三妹,没事的,我们一定能天长地久的。"

    望着楚楚动?#35828;?#31481;灵,黄三的心醉了。这段时间以来,俩人朝夕相处,竹灵修为不够,只能晚上?#27809;?#20154;身,白天仍是一竹鼠,但总不让黄三见其真容,两人能互言,不能互见也。黄三白天为病人看,竹灵则上山採药,只要一闻到一缕清香,黄三便知竹灵採药回来了。

    念及此,黄三深情地道:"三妹,不要多想,天会佑我们的。"

    竹灵点点头,在黄三怀?#26032;?#24930;睡去。

    几天过后的一个晚上,竹魁乘着夜色,神情惊慌地敲开黄三的门,气喘喘地道:"大哥,不好了。"

    黄三见竹魁手执龙泉剑,口道不好,忙问:"兄弟,出什么事了?"

    竹魁道:"?#24825;?#37027;个被你打败的道长,搬他师付过来报仇了。"

    竹灵:"他师付?"

    竹魁急急道:"他师付是青城派的掌门,功夫?#35828;茫?#21018;才得到手下密报,他们师徒二人正朝这里赶来,我怕人手少,特来助阵。"

    黄三道:"青城派掌门?灵虚子?"言毕,面色凝重起来。

    竹魁道:"大哥,你认识此人?"

    黄三忧虑道:"未曾见面,当年因江湖恩怨,我师付与他大战三百回合,不分胜败。此人亦正亦邪,一套降妖十八?#30130;?#29022;是?#35828;謾?#24072;什嘱咐我,遇此人要当心,想?#27492;?#24212;有七十多岁了。"

    竹灵惊慌道:"这如何是好?"

    黄三道:"三妹休要惊慌,待会大战时,你和兄弟躲在后屋,千万不要露面。"

    说话间,只听得外面一声喝叫:"里面的人出来!"

    黄三让竹魁带三妹去后房,自己开门而出。只见一?#20316;?#32769;者立在门口,?#24825;?#37027;道长站在一旁。

    黄三抱拳道:"灵虚子掌门,久仰了。"

    灵虚子道:"黄大侠,我与尔师虽有过节,但今天绝不是冲你而来,只要你交出妖孽,我们相?#21442;?#20107;。"

    黄三道:"什么妖孽,掌门休要听信他言。"言毕,望?#35828;?#38271;一眼。

    道长心虚,嘴却道:"那晚贫道亲眼所见,难道有假?"

    灵虚子焦躁道:"休要推脱,我一眼就看出满屋妖气,你说,交还是不交?"

    黄三胸一挺:"除非你们从我身上踏过去。"

    灵虚子冷冷一笑,一声对不住了,一掌向黄三拍来。

    黄三左腿一划,右腿一闪,避开了罡烈的掌风,一掌向灵虚子拍去。

    掌风的刚烈,让灵虚子暗自一怔,心里喝道:好功夫。

    二人你来我往,己斗下百余回合,只见屋前飞沙走石,树木摇?#21361;?#37027;道长被罡风所阻,哪能近前?只是在旁,怔怔地看着。

    灵虚子暗忖,自己年老了,不能再缠斗下去,念及,一招降妖十八掌最深的魂飞?#24039;?#25293;出,黄三不及多想,一招托天盘地接住,两掌碰在?#40644;穡?#21452;双一声闷哼,倒在地上。

    灵虚?#21451;?#27668;翻涌,一口真气硬生生将上涌?#38590;?#21387;住。

    黄三一口热血喷了出来,昏死过去。

    竹魁持剑从屋里出来,见此场景,大惊。见道长持拂尘向他?#35780;矗?#21363;挥长剑指向道长,道长一迟疑,不?#20197;?#21160;。

    四周死一般沉寂。一会,灵虚子缓过气来,对道长说:"徒儿,我们走!"

    道长扶起师付,掺扶着?#24613;咐?#24320;。

    竹灵从屋内出来,见黄三倒在地上,大惊,口中呼喊大哥向前扑去。

    道长见倒在地上的黄三,眼睛一阴,嘴角一诡笑,反转身来,向黄三打出一风火雷。

    只见一团赤焰夹带劲风,向黄三疾射而去。

    竹灵见状,一闪一跃,扑在黄三身上,风火雷正正打在她左肩。

    竹灵啊的一声惨呼,瘫在黄三身旁。

    同时,竹魁手中宝剑?#19978;?#36947;长,将道长的道冠打落。

    道长大骇,不?#20197;?#20572;留,扶着半?#26483;?#30340;师付离去。

    竹魁扶起竹灵,呼道:"三妹,三妹,?#30740;选?,只见竹灵三魂已去七魄,气若游丝,慢慢现出原形。

    一只美丽的竹鼠躺在竹魁怀间,竹鼠白环绕眼,全身皮毛黑白相间,极像一只小小的熊猫。

    见三妹身负重伤,几百年的修炼殆尽,竹魁伤心恸哭。

    黄三幽幽醒转,见竹魁怀中的竹鼠,问其故。

    竹魁将刚发生的事告知,黄三得知竹灵为救自已?#20197;?#27602;手,不禁泪流满面,抱竹灵于怀中,痛泣道:"三妹,三妹,大哥对不住你。"

    竹灵七魄被黄三声声唤回,气息略为平复。

    竹魁立起身,对黄三道:"大哥休要悲伤,三妹已无性命之忧,只是功力散尽,不能?#27809;?#20154;身,我要带她回去慢慢疗伤。"

    黄三悲?#35828;潰?我们还能见面否?"

    竹魁幽幽道:"只怕再无相见之日。灵虚子他们决不善罢甘休,定要置我们于死地,?#35828;?#19981;可留也。"

    "你们要离开?"

    竹魁点点头:"我们要离开这里,?#24230;?#22235;川峨眉山。那里一可避开仇家,二可让三妹好好康复。"

    说话间,竹灵慢慢醒转,一双眼睛?#24039;说?#26395;着黄三。

    黄三只觉竹灵在怀中微微颤动,一看竹灵醒了,不禁悲呼:"三妹,三妹,大哥对不住你。"

    一行清澈的泪水从竹灵眼中流出,千言万语,已不能说出。

    黄三轻轻地抚着竹灵,泣不成声。

    竹魁从黄三怀中接过竹灵,道:"大哥,就此分别了,若?#24615;担?#25110;许可再见。"

    黄三心?#20174;?#35010;,道:"兄弟,三妹,既便是天涯海角,我也一定去寻找你们。"

    竹魁一跪:"大哥,你的天高地厚之恩,我们无以为报,就此拜别大哥,珍重。"言毕,起身,飘然而去。

    多余的话

    1974年夏季的一天,我父亲托人介绍,要我去拜师学艺。

    师付江湖人叫他黑手,一碗强?#20102;?#19987;治跌打重伤,传言只要上了强?#20102;?#20260;者哪怕是骨折骨碎,也能立马?#25351;?#27491;常。师付学的是阴教,终生不娶,无儿无女。

    我提了礼品,来到师付家。师付家前临公路,后依石山。进了门,说明来由,师?#24230;惹?#22320;接待了我。

    师付六十多岁,身材高瘦,面色清瞿,两眼?#23395;?#26377;神。喝酒间,向我说了很多奇闻异事。

    一顿酒下来,天色已晚,我决定留宿师付家。休息片刻,师付带我来到后?#21073;?#21482;见怪石嶙峋,长有松树,翠竹。后山?#40644;海?#26159;师付练功的地方。

    只见师付兴起,一掌向一松树拍去,一丈开外的松树摇晃抖动,针叶纷纷坠下。

    回屋,师付直言告我,学他功夫,须焚香七七四十九天,面香而跪,不能被外人?#36130;?#20063;,学了功夫,无后也。

    又说,你还年轻,要慎重考虑

    我因工厂上班,哪有四十九天的空闲,又想娶妻生子,听了师付的直言,心中犹豫不决。

    师付看透了我的心思,说此事?#38498;?#20877;说。

    不觉夜深,师付要我安睡,时值夏季,蚊子猖狂,见?#21442;?#34442;帐,心中担忧一晚要被蚊?#21491;Р摇?/p>

    师?#37117;?#25105;面色,微微一笑,手拿蒲扇,向床连扇三扇,道,保你无事。

    一晚,果无蚊虫叮咬。

    考虑再三, 终不能学。师付后来将?#21307;?#32461;给另一朋友,因离工厂太远,?#21442;?#23398;成,学武之?#34442;?#30691;。

    虽未学成,但已正式拜师,时常去师付家玩,听些奇闻异事,受益匪?#22330;?/p>

    又见师付过冬被单未清洗,于?#24708;?#21040;厂里,清洗干净,交于师付时,师付非常感激。

    师付,黑手,黄三之影也。

    又,2013年,春?#23613;?#27599;天傍晚,从公园小径回家,小径旁,植了排排竹树,竹树紧傍围?#21073;?#26525;青叶翠,一片风光。

    一天路过小?#21486;?#35265;一小动物,从竹?#28798;信?#20986;,细看,双眼白毛成圈,浑身皮毛黑白相间,极像一小小熊猫。见?#21307;?#21069;,不慌不逃,我拿出?#21482;?#25293;,它就往后退,总相隔一距离。那时,没有?#24708;蓯只?#25293;下的照片只是一个小小的点。

    后来,又有?#22797;闻?#35265;这可爱的小动物,问人此为何物,有人据我描述,说是竹鼠。

    后紧邻公园处开发建房,打地基每天放炮炸得惊天动地,连我所居在公园旁的房屋都在炮声中晃动。自此,再不见那只可爱的竹鼠身影。

    竹鼠,竹灵的?#30333;右病?/p>

    作者?#21644;?#26149;发,网名大海(晓说林),大海34

    新聊斋之竹灵(下) (原创小说)(图片1)
    0
    ?#34892;还?#21169;,多谢打赏!
    相关链接:  http://www.3104018.com/WenXue/2006269909.html
    分享到:
    资讯上传:大海34     责任编辑:武冈人网   

    网友评论

   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?#21486;?#35831;文明发言,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(*)

    3条评论

    还没登录,马上登录! 登录立即注册
    请登录
    热门评论

    作者资料

    • 大海34
    • 来自:未填
    • 现在:未填区域
    • 性别:
    • 注册时间:2018/10/22
    • @TA留言

    个人专辑

    福建36选7开奖规则